文化建设
首页 >> 企业文化 >>文化建设
骑自行车的老人
发布时间:2022-6-2 15:29:04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点击次数:145

骑电动车下班的路上遇上红灯,本是一件平常再平常不过的小事。在我身后又来了一位骑着自行车的老人,在我前方几米的距离停了下来,不远不近,可以说是旁观者的最佳位置。

但又有什么好旁观的呢?银白稀疏的头发,洗褪色的旧衬衣,灰色的西裤不伦不类,露袜的旧布鞋让老人舒适,却已落伍于时代。

一阵急促的鸣笛打断了我的思绪。鸣笛来自老人的正后方,在安静等待绿灯行进的人群中显得十分刺耳。老人像是知道这份刺耳是冲他而来,突然变得机敏,惊慌中假装镇定的将自行车向前方空旷的路口挪移。而后面的鸣笛者一个“电门”就窜跺到了前方,挑衅式的在老人身边停下,然后望向远处,让人不禁怀疑鸣笛者刚才的行为,是不是就想和我一样,找了个好位置悠闲地欣赏夕阳?

当然不是。但鸣笛者并不是想侧道转弯,也没有闯红灯的意图,就是往前靠那么几米,就这般大张旗鼓。最好的解释是,他这种行为所要承担的负面代价非常小,骑自行车的老人,无论如何都不能拿他如何。的确,老人顿了一会儿,才假装不经意的向侧旁扫了几眼,就赶忙将眼神,用这种无所谓的心态遮掩内心的惶恐。

 我感受到了老人的不痛快,我也有些许,这是自然界中十分常见的来自弱者的警觉与机敏,在人类中看到,多少让人有些五味杂陈。

老人由于刚才的挪移,被排挤到了人群的前方,空旷的十字路口上。夕阳默契的把聚光灯给到了这位骑自行车的老人,给这电动车中的自行车,给这下班族中的归家老人,给这份孤独、落寞、衰老、孱弱、愤怒、不安与无助,这些元素被放大了,“聚光灯”下发光发亮。

这真像一出话剧:远处的都市是背景,近处的车辆人群是场景,老人与鸣笛者是角色,我是骑在电动车上,买了剧场第一排最佳观众席的观众,如果不发表点观后感似乎有些可惜。

可惜,绿灯亮了,我得跟紧时代。我冲开“电门”,呼啸着从老人身旁掠过,防止身后有人向我鸣笛。

科研中心 刘纪尧


上一条:关于城市园林绿化养护工作的分析
下一条:“疫”往无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