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建设
首页 >> 企业文化 >>文化建设
故乡炊烟
发布时间:2020-6-28 15:48:39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点击次数:434

  那日清晨,我在乡村的道路上漫步。突然被附近民居里飘出的炊烟所陶醉,多么亲切的炊烟啊! 多年不见了,它缥缈如云,朦胧似梦,此刻,它让我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何时,恍惚又回到了故乡,回到了童年……  

许多年前,在故乡的每一座瓦房或茅草房的前边,都有一根矗立的烟囱。   站在防洪堤上,将目光凝聚在我的村庄,就会看到几十根、甚至上百根烟囱里冒出来的青烟,这样的景象,比任何一幅山水风景画都壮观十倍。  

 童年我曾寄宿于姨母家,天刚亮,姨母就会系上围裙点燃起灶火,瞬间烟囱里的炊烟袅袅升起。灶坑前,火光映红了姨母的脸,她把一根根柴禾添进炉膛,将锅里的水烧沸。不一会,我就吃上了热乎乎的饭菜,然后,在院中看老槐树旋转飘下的落叶,看早上由南向北飞去觅食的鸟群。  

 后来,我回到自己家中。只有寒暑假才会过去,每次回去,远远地看见村庄周围的树林里弥漫的炊烟,我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加快步伐。因为我知道:炊烟里有柴草的味道,夹杂着淡淡葱花、辣椒的飘香和着诱人的饭香。  那瞬间我便知道这是我此生永远无法割舍的故乡。

故乡的土地上长满了庄稼,有水稻、棉花、油菜和高粱,它们都是乡亲们赖以生存和用以解决温饱问题的食粮。秋收过后,像水稻杆,棉花杆,乡亲们的家里屋外都堆满了这些柴草,用它们来煮熟庄户人家的一日三餐。  

 早晨,当一家烟囱里的炊烟升起,袅袅炊烟随着轻风升腾起来。于是不多时,整个村庄都充满了浓浓的生活气味:“咵咵咵”的切菜声、“噼噼啪啪”的柴火声,红红的灶膛、浓浓的炊烟……  

 伴随着初升的太阳,缕缕炊烟掠过屋顶,如雾般随风飘荡,在故乡的上空打着旋,转着圈,像恋家的游子一样,舍不得离开却又不得不走,它们亲密地拥抱着、追逐着、嬉戏着,你扯它的衣服、它拉你的手,一起向高处、向远处,越走越淡,散也散在一起。  

 炊烟从未离开村庄,它们的气息游走在房檐下、缠绕在南瓜藤的茎蔓间、萦纡在树梢上、掩藏在草垛里,回荡在鸟鸣中,还有那村边悠哉哉游流淌着的小溪底,那一块鹅卵石与另一块鹅卵石的缝隙间……  

 炊烟总是让人感觉温暖的,那烟火的味道和着饭香,让远行的人感到安心。无论你走多远、离开多久,当你看到那片炊烟,你就会知道:房檐还在、南瓜藤还在、树梢还在、草垛还在,还有你所钟爱的鸟鸣与鹅卵石、养育你的村庄与土地、看着你长大的父老乡亲都还在。  

年少时,看着婷婷袅袅的炊烟总是觉得人活着就是要像这炊烟,向高处走,向远方走。从那时起,我就记住炊烟的方向,记住了头顶那一片纯净湛蓝的天空。  

 我一直想,我离开炊烟的时候,一定要是满怀希望的,我相信连那无言的炊烟都会为我感到骄傲!  

后来,我如愿远行,我在我和炊烟都憧憬的城市里,奔波于生活,浪迹在异乡,艰难地在城市里穿行着。但是,我在这机械般不快乐的生活中,总会时时怀念起故乡,怀念起那炊烟飘动的村庄。远离了村庄的炊烟,我的生命似乎成了一条断流的河,一块荒芜的田地。只有炊烟,以及村庄里那些与炊烟站在一起的风物,才能让我的生命保持

多少年来,那淡淡妖娆的炊烟一直轻盈飘渺在我的记忆中,它如一幅永不褪色的多彩画卷,定格在我的心里,缠绕在我的心头,牵引着我思乡的脚步。不管我回到故乡还是行走到远方,只要看到那飘悠升起的炊烟,闻到空中散发燃烧柴草的清香,我的心中就会感觉到少有的温馨。

时间的脚步让我似乎是匆忙间读懂太多东西,那么快速的感受又那样迅速的失去兴趣,心中愈发怀念最初的地方,那一缕燃烧柴火的清香让我如此怀念与渴望,那是无比轻松的欢乐时光,是一只蜻蜓便快乐了整个夏天的幸福。人生啊就是这样奇特,兜兜转转最初的地方总是让人魂牵梦绕,我贪恋那片刻的恍惚,那偷来的瞬间的快乐。

事业部

林芳


上一条:安全在心中
下一条:从新冠疫情看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方法论